<dl id="hczu3"><menu id="hczu3"></menu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hczu3"><tr id="hczu3"><ruby id="hczu3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
  • 黑夜讓我如此美麗

    黑夜讓我如此美麗


      我喜歡夜,夜會讓我美麗。

      白天,我在郊區的一所商校教企業管理,晚間我在這座城市的一家著名的立體聲商業電臺做節目主持人,我選擇的依然是我鐘愛的夜間時段,22點至午夜零點最后一檔的情感傾訴節目《不眠者之音》。我在兩個小時里很輕松自如地播送一些經典音樂,接聽眾打來的電話,他們告訴我又遇到什么煩心事,需要我幫忙做什么,我便總是很耐心很安靜地聽著,偶爾插一兩句話,我清楚其實他們需要的只是一份溫暖的呵護和關懷,他們需要的,只是漫漫長夜里有一個很美麗的女子能夠聽他們的心聲,便夠了。

      "親愛的朋友,當您在這擁擠的世界感到疲倦的時候,當您在這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找不到可以傾訴的朋友,找不到可依可靠的時候,歡迎您加入小語的'清心時刻'。'清'是'清靜'的'清';'心'是'心情'的心;一杯茶,一首曲子,一盞小燈,親愛的朋友,讓我們在這漫漫的人生路上一起清心。"這是《不眠者之音》每星期一晚上固定的單元"清心時刻"。

      今天的"清心時刻"里,我又選播了舒南的散文《無人傾訴》。舒南的文字很優美,總是透著一股淡淡的憂傷,但意境卻很向上。幾年來舒南一直是我節目的忠實聽友,不停有他很好的文章寄來,我卻從未見過他。舒南讓我總是要想起肖邦,總覺得他該是活得很流浪的那種人,且已是老者,否則怎會有如此深刻的思想?

      節目最后我接電話。"你好,《不眠者之音》。"
      "小語嗎?我是舒南。"一個很深沉的聲音飄來,"剛聽到你播我的文章,謝謝你。"

      我驚喜,"哎,你好。"驚訝的是他打進電話來,舒南--他的聲音也極好聽。

      "我想見你!我在藍鳥茶座等你來!"他說完,收了線。

      我一怔。還從沒有聽友這樣打電話進直播間和我說話。舒南,他很特別。

      我赴約。"藍鳥"是我常去的地方,我總在那里見一些很重要的朋友。舒南--怎么知道?看來,他已知我許多。

      他坐在靠門的位置上對我伸出手,"你好,小語。"舒南笑起來的樣子很動人,在燈下。

      天!他居然如此年輕!我壓根兒也沒有想到他只有22歲!!

      黑衣黑褲的舒南坐在我面前,講他了解我的一切一切,他知道我白天給學生如何上課,我喜歡穿什么樣的衣服,用的發夾是什么顏色,我都習慣喝什么牌子的咖啡包括我曾經養過幾只小貓叫什么名字。"你是平安夜22點出生的,你出生的時候下小雨,后來你便給自己起了這個名字。"舒南一眼平靜地看著我。他很沉著。

      我點頭,"對"。心里突然冷颼颼的,有種"敵人在暗處,我在明處"的感覺。我不喜歡旁人了解我太多的隱私。舒南讓我不習慣。

      "想告訴你,我要娶你。"他笑。

      我一口茶噴出來,"你說什么?"懷疑失聰。

      他認真,"我要娶你。"他說那些文章都是專門寫給我的,從第一次聽到我的聲音他就認定他是我的唯一,他說他馬上就要從音樂學院畢業了,他決心要成為羅大佑似的音樂人,也只有我能讓他一生有意義,只有我能讀懂他的文字和心,經過很久很久極周密謹慎的調查后他決定來見我,他相信我會同意的。

      我又好笑又好氣,"你只憑電臺里的聲音和一點點情況就決定要娶誰?你真是個孩子。"我不想傷他但又不想讓他著迷,想不到舒南這樣不經人事。"你心目中的我,只是一個夢。"我說。

      "你會答應的!"他居然固執。"不管你是怎么樣的人,我肯定不放手的!"

      我以為舒南只是一個簡單的孩子做幾天夢便罷了,卻未曾想他繼續纏我不放。每天夜里下節目出來,他黑衣黑褲站在電臺門口等我,風雨不誤。

      我想逃,但舒南總能找到我。

      無奈,我只好在那夜下節目與他好好談,"舒南,我做你的姐姐好不好?我不可能接受你的,你該選擇是另一種女孩子。"

      他望著我,笑,"不,不行。"

      "我有男朋友了,在國外留學呢。"我甩出最后一張王牌。

      "你騙我!不過我想也可以競爭嘛。"舒南突然低下頭,很悲傷,我是真喜歡你,為你我愿意付出一切。"他的聲音很低。

      "你說吧,我必須怎樣才能贏到你?"

      "你--"我動容。怎樣堅持的舒南?!

      "好吧,你必須認真完成最后兩個月的學業,做最好的畢業生。另外,你最好別來接我,我被你纏得什么事也做不了。"我說。

      "兩個月之后呢?"他逼著我。

      "我會見你的--但首先,你必須拿出最優秀的畢業作品來!"我必須當機立斷。

      "好!"舒南說完,扭身而去。

      我松了一口氣。兩個月,小孩子會變的。

      但生活秩序一旦被打破,很難回到從前。我突然很想了解舒南,或許他可以成為我很好很好的一個小弟弟的。他那種特殊讓我喜歡。

      音樂學院里的朋友在電話里告訴我舒南是很優秀的學生,人品也很好,他創作的交響樂曾在香港獲過獎,這次畢業生里,舒南是出類拔萃的。在校內,他是眾多女生心中的偶像。

      我笑。等著舒南的畢業作品匯演吧,我會去聽的。我開始很焦慮地等他畢業了。

      黑衣黑褲的舒南把我領進音樂廳,讓我坐在前排,然后他上臺。我第一次看到舒南如此肅穆深沉。

      他的畢業作品是交響樂詩《永遠的故鄉》。

      如華美的天鵝絨慢慢地鋪來,舒南的音樂溫柔而強勁地包圍了在座的每個人。

      掌聲雷動。這是音樂學院最好的畢業作品。

      我握著舒南的手,"祝賀你!"

      他笑。燈光下,舒南的樣子很動人。

      我等著舒南來找我,我想我們會成為很好的朋友,無論怎樣我珍惜這份緣。

      但舒南卻不再出現。他怎么啦?我竟然有了幾分失落。舒南--開始讓我思念。

      晚上進直播間前,桌上有一封信,是舒南的筆跡,我匆忙打開--"小語:原諒我的不辭而別,我去北京了。其實我是真的喜歡你的,但你的話是對的,凡事該順其自然。我太苛求。

      那兩個月里因為你我很努力是從來沒有過的拼搏,我想了許多也成熟了許多,該謝你。

      昨天又跟蹤你,看到你去郵局取國外寄來的郵件,臉上的那種幸福是我從未見過的。我忽然覺得你該生活得很完美很幸福,我目前無法給你這種生活。于是,我必須告一段落。

      那部《永遠的故鄉》是給你的。你和你曾經奉獻給我們的美麗,是我們永遠的愛和故鄉。

      信里,還有他那首交響樂詩的曲譜。

    上一篇:紅花綠草

    下一篇:黑暗中的愛情

    星座故事
    星座百科
    星座查詢
    免費取名
    网上购买11选5